关于2017年中国对拉丁美洲地区融资情况的评估
信息来源:走出去服务港
发布日期:2018年04月23日
阅读量:

中国国家开发银行(CDB)和中国进出口银行(China Eximbank finance)对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LAC)政府和国有企业的贷款在2017年降至约90亿美元,大大低于中国政策性银行在2016年提供的210亿美元。尽管中国在拉美地区的基础设施建设项目不断增多,在中国的“一带一路”建设中,该地区的关联性也越来越高。中国政策性银行向拉丁美洲的贷款主要集中于基础设施建设,包括能源部门。提出对中国伙伴既有吸引力又有利于经济和环境可持续的交易,是拉美各国政府未来几年面临的主要挑战。

 .

政策性银行的融资活动

  .

波士顿大学全球发展政策中心全球经济治理项目与美洲对话组织发表的年度评估报告认为,尽管中国在拉美地区的基础设施建设项目不断增多,在中国的“一带一路”建设中,该地区的关联性也越来越高,但2017年是2012年以来中国国有银行对拉美提供融资最低年份(见图1)。

  .

图1 2005-2017年中国对拉美和加勒比地区的融资规模(十亿美元)

来源:Gallagher, Kevin P. and Margaret Myers(2017),《中国-拉丁美洲金融数据库》,华盛顿,华盛顿:美洲国家对话组织。

 .

然而,即便是在2017年融资相对减少的情况下,中国在该地区的放贷规模仍超过其他主要贷款机构。自2005年中国银行开始向该地区贷款以来,包括去年的90亿美元在内,国家开发银行和进出口银行已累计向拉美地区提供了超过约1500亿美元的资金。中国提供的政府间金融贷款超过了世界银行、美洲开发银行(IDB)和拉丁美洲开发银行的同期水平。

与前几年一样,2017年中国的政策性银行贷款主要流向了少数国家,而中国进出口银行较国开行的活跃范围更为广泛(见图2)。在中国向拉美地区提供的贷款中,巴西和阿根廷占91%,巴西一国占比就达到了59%(53亿美元)。与2016年一样,巴西国家石油公司(Petrobras)尽管深陷腐败丑闻,但仍获得了巴西绝大部分贷款份额。委内瑞拉曾是国家开发银行和进出口银行的最大贷款对象,但自2016年获得用以提高其石油生产能力的22亿美元贷款后,该国就未再得到中国的政策性银行融资。

 .

图2:2005-2017年国家政策银行贷款分配情况

来源:Gallagher, Kevin P. and Margaret Myers(2017),《中国-拉丁美洲金融数据库》,华盛顿,华盛顿:美洲国家对话组织。

 .

2017年,中国融资支持仍集中于基础设施开发,其次是原材料开采。巴西国家石油公司获得50亿美元石油换贷款融资,这是中国向巴西提供的最大一笔融资。自2015年以来,巴西企业至少收到了来自中国政策性银行的6笔贷款。

阿根廷从国家开发银行获得融资,用于改造圣马丁铁路,并从进出口银行获得开发Chauchari太阳能园区的资金支持。根据阿根廷总统毛里西奥马克里的说法,该园区将提供拉美最大的太阳能设施。

中国进出口银行还向圭亚那提供4500万美元的融资,用于建设东海岸德梅拉拉公路,向牙买加提供3.26亿美元用于南方沿海公路改善项目,该项目是中国多家银行资助的牙买加交通项目之一。

尽管秘鲁是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的主要目的地,但始终不是中国政策性银行贷款的主要对象。而安第斯国家在2017年从国家开发银行获得了第二笔贷款,用于开发San Gaban III水电站,这是秘鲁San Gaban河流域计划修建的四座大坝之一。

中国各银行不会对贷款接收国施加政策附加条件,不过,融资往往要求使用中国建筑公司和设备。2017年,中石化(Sinopec)、中国港湾工程公司(China Harbour Engineering Company)、中国长江三峡集团(China Three Gorges Corporation)和中国电力(China Power)等中国大型企业都与中国政府在2017年向拉美地区提供的贷款相关联。由中国三峡集团和葡萄牙能源公司组成的环球水电秘鲁公司将建造秘鲁San Gaban plant。

  .

政策性银行之外的融资活动

 .

中国一直是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的重要资金来源,特别是对于委内瑞拉、厄瓜多尔、巴西和阿根廷等近年来国际资本市场进入相对有限的国家而言。然而,国开行和中国进出口银行将在多大程度上继续作为该地区较脆弱经济体的生命线,或直接向那些与中国有着强大政治或历史关系的国家提供资金,目前尚不清楚。

古巴与中国保持着强有力的政治关系,继续得到包括在未来几个月内重塑岛内的计算机、通信和电子工业方面无息贷款和优惠贷款。但是,中国的政策性银行去年并没有对日益陷入困境的委内瑞拉提供经济支持。对委融资的明显缺失可能是中国2017年度向该地区融资下降的主要原因。在过去的十年中,南美国家在中国对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的金融总量中所占的比例超过了41%。

2017年相对较低的贷款水平也可能与中国其他金融资源的增长有关。中国的四家国有商业银行(工商银行、中国银行、中国农业银行和中国建设银行)在拉丁美洲和其他地区的业务活动日益活跃,它们经常与其他国际银行合作。例如,2016年,中国工商银行向厄瓜多尔政府提供了近10亿美元资金,用于资助各种由国家主导的项目。拉美将继续成为中国商业银行关注的焦点地区,特别是在战略行业中以低成本方式收购资产的机会。四大商业银行共占中国银行业总资产的一半以上。

中国在2014年和2015年对该地区进行高层访问期间宣布的三个拉美和加勒比地区基金(见表2)也开始资助新的项目,且多以是巴西的项目为主,尽管这些项目在中国总体金融中所占的比例非常小。2015年,中国三峡总公司从中拉产能合作投资基金中汲取资金,并寻求巴西两座水电站30年的特许经营权。2016年至少启动了两笔交易——苏里南的经济适用房项目和巴西的水电投资项目,并由中拉合作基金(China-LAC Cooperation Fund)提供资金。

据报道,2017年,中拉合作基金支持巴西的两个项目——收购杜克能源控股公司和Electrosul投资项目,以及在牙买加的投资。

  .

表1:中国政策性银行贷款至2017年的交易额

来源:Gallagher, Kevin P. and Margaret Myers(2017),《中国-拉丁美洲金融数据库》,华盛顿,华盛顿:美洲国家对话组织。 

  .

表2:中国的地区基金

资料来源:Foro China-CELAC网站,Eximbank网站。

  .

除了现有的三个区域性基金外,中国还在2017年启动了200亿美元的中巴基金。据中国驻巴西大使李金章介绍,该基金将促进基础设施、资源开采、装备制造和农业等领域的合作。

尽管资金来源多样化,国开行和进出口银行仍是中国最大的贷款机构,在可预见的未来可能也会如此。在2015年进行资本重组后,中国政策性银行正在拉丁美洲和其他地区开展项目,这些项目既支持拉美发展,也支持中国的国家利益,包括中国政府的国内改革议程和复杂的能源安全考量。因此,政策银行将继续向拉美国家提供石油支持贷款,并支持那些利用中国过剩产能的项目。

此外,尽管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的政治格局发生了变化,但拉美国家与政策性银行的关系依然紧密。2015年,阿根廷总统毛里西奥·马克里克就职时,曾对此前谈判过的中国贷款事项进行了一些细微调整,但他的政府仍在继续与中国的银行打交道。2016年5月,阿根廷宣布,中国可能在未来四年支持一项雄心勃勃的、耗资1000亿美元的基础设施计划。2017年,阿根廷获得近30亿美元的政策性银行贷款,这显示出其对持续合作的巨大兴趣。厄瓜多尔的列宁莫雷诺(Lenin Moreno)也在寻求重组该国对中国的债务,同时保持与北京的密切关系。

  .

拉丁美洲和一“一带一路”

  .

2017年,中国官方称拉丁美洲是海上丝绸之路的“自然延伸”,并补充说,该地区是建设“一带一路”倡议(BRI)的“不可或缺的参与者”,该倡议是中国主导的通过基础设施开发和其他连接连通性项目增强“新丝绸之路”沿线国家参与的重要举措。

中国企业在寻求通过一系列基础设施建设方案(其中包括一项名为“德帕纳马-戴维铁路”的方案)实现更大的内部和跨区域互联互通。2018年1月,巴拿马外交部副部长路易斯·米格尔·因卡皮耶和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王晓涛计划启动该项目的可行性研究,该项目将把巴拿马西部奇里基省与东部地区巴拿马省连接起来,为货物和客运提供便利。

只要中国继续努力使大型基础设施建议成为现实,即使中国的海外资金越来越集中于欧亚大陆的项目,拉美也可望在未来几年继续得到中国政策和其他银行的持续支持。2017年,中国政策性银行向拉丁美洲的贷款主要集中于基础设施建设,包括能源部门。未来几年,预计还会出现更多类似的情况。提出对中国伙伴既有吸引力又有利于经济和环境可持续的交易,是拉美各国政府未来几年面临的主要挑战。

  .

关于方法的说明

 .

中国-拉丁美洲金融数据库记录了中国在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的政府间金融活动。这包括国家开发银行和进出口银行向拉美和加勒比地区政府和国有企业(如委内瑞拉国家石油公司、巴西国家石油公司和厄瓜多尔国家石油公司)提供的银行贷款。但不包括中国商业银行向该地区发放的任何贷款,尽管这些贷款是拉加经委会的重要且日益增长重要的资金来源,也不包括向一些加勒比国家提供的无息贷款。

数据库中确实包含国家开发银行或进出口银行与中国商业银行或其他国际金融机构合作开展的贷款。例如,2015年,中国向哥斯达黎加提供的贷款来自中国进出口银行和中国政府的资金。

要衡量中国对拉美的政策性银行融资,没有一种简单的方法。与世界银行和泛美开发银行不同,中国的银行没有定期公布其贷款活动的详细数据。因此,我们必须对中国和借款国的政府、银行和新闻报道等广泛来源进行研究,以便编制一份贷款及其特征的清单。例如,我们查阅了委内瑞拉和玻利维亚政府在官方公报上公布的贷款协议。我们通过检查他们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的文件,评估向委内瑞拉和其他公司提供贷款。对主要官员的深入采访也提供了有用的信息。

通过确认中国和拉美的报告,我们竭尽全力确保评估的可靠性,我们在非正式访谈中收到了国家开发银行和进出口银行的核实信息,证明我们在数据库中囊括的贷款项目是真实有效的,并且我们的评估数据也是正确的。尽管如此,我们的评估也不应该被视为精确的。我们可能低估了拉美的中国融资,或者,我们可能高估了贷款部分或全部取消或信贷额度不完全情况下的总融资。为确保高度的准确性,我们根据实际可交付成果每年修订所有数据。所有贷款——尤其是新贷款,都有待修订。(来源:走出去服务港)

友情链接:小偷程序  镜像站群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